主页 > Q漫生活 >蓝祖蔚:「我想在简体中文资讯充斥的环境里,留下具有台湾观点的 >


蓝祖蔚:「我想在简体中文资讯充斥的环境里,留下具有台湾观点的


2020-08-02

蓝祖蔚:「我想在简体中文资讯充斥的环境里,留下具有台湾观点的

「我一直认为,『评论』不是对作品的最终审判,而是评论者提供给电影工作者及观众的一家之言。」蓝祖蔚如此看待自己多年来的影评工作,「评论有时会像瞎子摸象,有的人摸到的像一条蛇,有的人摸到的像一道墙,但比较好的评论者会尽量从不同角度解读作品,如此一来,他摸到的象,也就会更趋近于完整的面貌。」

要想成为蓝祖蔚口中「比较好的评论者」,端赖评论者下笔前做的基本功以及下笔时对自己的要求。蓝祖蔚在新书《与电影握手》里提及,当年他进入报系当记者时,一开始就被丢进「藏经阁」里练功。「几十年的职业生涯里,我待过两家报社、五家电视台,以及一些广播电台,我发现大多数的媒体对于资料库的建立都很贫乏;」蓝祖蔚回忆,「相较之下,我在八零年代进入联合报系时,有一整层楼专人管理的资料室,是很难得的。媒体对于自己想要培养出什幺样的记者、想要为自己的记者提供什幺样的工作环境,可以从资料室的规划及格局看出来。」

蓝祖蔚为自己的亲身经历留下纪录,让读者明白:曾经有媒体如此善待记者,期许记者。「待在资料室里头,真的会感受到有一种能量,去利用其中的庞大资料替自己好好打基础;」蓝祖蔚道,「现在有 google 可以用,找资料更方便了,但这不代表大家就可以忽略、不去厚植自己的评论基础。如果基本功没练好,有时会连在网路上找到的资讯是否正确都不知道啊。」

对蓝祖蔚而言,评论电影不是简单的「好看/不好看」、或者宣洩个人情绪式的发言。「我希望自己写下的文字可以被读者记住,」蓝祖蔚表示,「可以见证这个时代。在网路时代,要让自己的文字有重量,就必须严肃看待自己写的东西,同时尽量从创作者的角度想像,找出他们的作法中可能的问题。」

这或许是从资深记者逐渐转为专业评论人的过程当中,蓝祖蔚最深刻的感受之一。「当记者的时候,我们得倚赖大量的资讯查询及大量的观影经验,来培养自己对电影的看法,」蓝祖蔚描述早年出国参加影展的工作状况,「当时资讯流通没这幺方便,很多电影在国际影展时举办首映,但影展前什幺资料都没有,记者得在影展的时候快速消化电影、甚至判断每部片的得奖机率。」

如此经过几回影展,蓝祖蔚发现自己对电影的眼光是精準的,开始有了信心;除了在採访的时候更能问出有分量的访题之外,也开始懂得如何去评论一部电影。「会成为影评其实有点微妙,当记者是感觉是让观众的问题透过我的嘴去询问创作者,但成为评论者时,我会希望自己是一个更全面的评论者。」蓝祖蔚用「瞎子摸象」比喻了他对评论者的看法及自我期许,接着举了个例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