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真生活 >每天早上叫醒我的不是闹钟,是梦想:王师、王希文谈电影的行销与 >


每天早上叫醒我的不是闹钟,是梦想:王师、王希文谈电影的行销与


2020-07-18

每天早上叫醒我的不是闹钟,是梦想:王师、王希文谈电影的行销与

上週五,flyingV、创立方与 Inside 举办了「FlyingFriday Night X Inside Salon:当电影撞进新世界」,邀请到两位台湾电影圈知名人物:曾经成功行销《看见台湾》、《总舖师》的牵猴子整合行销总监王师与《宝岛歌舞行动剧》、《翻滚吧!阿信》配乐师王希文。王师向观众分享了自己的电影行销经验;王希文则跟我们分享自己是如何从金融业转而投入自己心爱的电影配乐。

每天早上叫醒我的不是闹钟,是梦想
每天早上叫醒我的不是闹钟,是梦想:王师、王希文谈电影的行销与

王师

王师毕业于台大工商管理系,毕业后去当时人人称羡的联合利华工作,发现自己对于销售民生消费品没兴趣,做了一个月后,连部门主管都来不及对他做到职面谈便辞职,让面谈直接成了离职面谈。后来,王师在诚品工作的三个多月期间看了第一次的金马影展,让他相信自己想做的是电影,而且就在下一份工作开启了他进入电影行销的大门,并于 2011 年与资深的电影人马天宗、李烈合组牵猴子整合行销股份有限公司,至今发行过 50 多部中外电影,成功行销了像是《翻滚吧!阿信》、《不老骑士-欧兜迈环台日记》、《BBS 乡民的正义》,以及最近的《看见台湾》、《总舖师》等等。

一开始王师先介绍他的工作。一部电影从开始到结束会经历策划、前製、拍摄、后製、发行、版权和影展等等,王师所负责的工作是发行部分,而发行阶段的工作又包含:

王师指出,虽然电影同时具备商业与艺术性质,但是兼顾两者,做到叫好又叫座是非常困难的事情。电影行销如果做得好,是有可能将电影的票房带起来的,例如《阵头》、《逆光飞翔》等,就是在多场试片活动后带动了口碑,当时一共让超过一万人参与免费试片。他也举了《革命前夕的摩托车日记》这部他刚入行时被分派到行销工作的影片,当时切.格瓦拉这号人物与他的符号在台湾还不像现在这幺有名,当时正是靠着多场的讲座,以及与知名服饰品牌合作,成功地行销了这部电影。他说那段时间自己充满了热血,「每天早上叫醒我的不是闹钟,是梦想。」

台湾电影的王道

他总结到,最近几年成功的台湾电影都不出下列四种:

谈到卖座的台湾电影共通性,其中想令人忘记也难的,就是王师这句:「在台北打拼失败的鲁蛇回到家乡跟更鲁蛇的人一起打拼然后 变成温拿 翻身。」1,最好让大家觉得「不看这部电影就不是 台湾人」。

名为本土元素的双面刃

然而,王师也不讳言,本土故事愈是成功,愈是难以走出国际。在台湾,除了对中国电影一年 15 部的限制,市场完全开放,可是台湾的观众就这幺多,市场不够大,代表投资回收有限,进而限制了电影的预算,预算则会限制电影类型,而拍不出好的「类型电影」正是台湾电影产业所面临的难题。王师甚至说:「现在台湾的电影,本土元素可说是拍一个就少一个」在近年台湾电影风光的票房成绩背后隐藏的是未来格局的限制。

而广义的华语市场尚未成形,中、港、台、星等市场缺乏整合。另外台湾电影产业也面临着产业、人才、就业者升级培训的问题,经常发生不同电影争抢同一组专业工作人员。他举例,当年李安去台中拍摄《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时,其他电影一时之间几乎找不到最好的剧组人员,因为全部都去李安那边支援了。而这也是为什幺王师除了做电影行销,也要为专业的电影幕后专业人士提供经纪服务。

但不可否认的是,最近几年台湾本土电影在行销方面大有进步,同时归功于社群网站的兴起,加大了口碑、病毒式扩散的效应,让成功行销的案例越来越多。不过除了 Facebook 和 ptt,有一股力量也正在悄悄地推动着电影製作:群众募资。

当电影遇上网路:群众募资的力量

2013 年 2 月 25 日是群众募资平台一个 值得纪念的里程碑 ——史上第一部以群众募资方式完成拍摄的纪录片「Inocente」赢得奥斯卡最佳纪录片短片奖。当时 Kickstarter 上一共有三部影片获得奥斯卡奖项的提名,分别是「Kings Point」、「Inocente」和「Buzkashi Boys」,而「Inocente」最终夺下小金人,也创造了历史。事实上,以群众募资方式完成拍摄的影片在各大影展也经常出现,例如日舞影展中共有 10% 的参赛影片来自 Kickstarter 的群众募资。

电影《看见台湾》利用群众募资完成户外首映

如果大家有印象,去年十月,纪录片《看见台湾》导演齐柏林也曾在 flyingV 平台上发起群众募资计画——希望能够募集 200 万完成《看见台湾》露天首映会 2,最终募集了近 250 万元,首映活动也非常顺利地落幕。王师指出,这次的群众募资就是一次电影与网路成功结合的案例。

金融圈逃兵王希文,以音乐翻滚自己的人生
每天早上叫醒我的不是闹钟,是梦想:王师、王希文谈电影的行销与

 王希文

身为电影配乐家,王希文看似与创业者没有什幺直接的关係,但他的经历却和不少「半路出走」的创业者不谋而合,正在开拓自己事业的人应该有所共鸣,仍在办公桌前踌躇的人,他的故事说不定会是您下定决心的动力。

王希文自小顺从爸爸妈妈的期望,从师大附中到台大政治系国关组辅修经济,一路都是明星学校、热门科系。和很多台湾的学生一样,弹弹吉他打打球只被当作课余闲暇的调味剂,他并不清楚自己所爱实际上能够延展成一条与自己的步伐最契合的人生道路。退伍后王希文进入「好像有点兴趣」的花旗银行交易室担任助理。

不过,工作期间遭逢亲人过世、对于过往吉他手的身份朝思暮想,这几个因素层层叠叠在王希文脑海中萦绕,他想要「证明自己的生命价值」,待在交易室内看着象徵一笔笔财富的数字跳动让他疲惫,不是他所追寻的人生意义。王希文渴慕音乐,家里欲他从商,所以音乐管理成了折衷的选择,不过,当他开始準备应试科目,却发现了音乐领域的另外一个全新的篇章:音乐剧。

结合戏剧或影像的音乐,让王希文简直如获至宝,深深着迷,更为他打开更广阔的视野,也终于笃定了自己的心志。他为自己设置一年停损点,最差也只是回到最初的工作岗位。一年间他无偿为学生毕业作品写配乐,并钻研从前不懂的乐理和五线谱,孜孜矻矻弥补自己不足之处,最终申请上纽约大学的电影配乐研究所。

在学期间他保持与台湾电影界、戏剧圈的联繫,归国以后陆续接下几个案子,2009 年以《晒棉被的好天气》获金钟奖最佳音效,2011 年初次製作电影配乐就以《翻滚吧!阿信》入围金马奖最佳原创电影音乐。

回首过往,王希文说,儘管自己绕了一大圈,但过去种种弯路并非徒劳,虽然少了古典乐的熏陶,但也少掉包袱。而圈外人的姿态,也使他更加兢兢业业,务求在每次的机会中尽可能尝试不同的乐器,挑战不同的风格。他的政治经济等社会学训练,无形之中也融入他的音乐或工作视野中,塑造出独特的面貌。

他的故事或许就是贾伯斯这段名言的写照,

王希文说,他追寻自己热情的过程中,深刻体会到了《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中那段流传甚广的一句话:

过往的经历、贵人相助,最重要的——自己对于某个目标锲而不捨的态度,让他终能走进对的场域发光。

  1. 鲁蛇↩
  2. 齐柏林的《看见台湾》露天首映会 ↩
上一篇:
下一篇: